网站出现侵权内容 域名注册商应承担责任吗?

互联网行业内一件细小但影响可能深远的案件有了一审讯决效果。涉事双方是看起来似乎毫无关联:原告是在网上受到离间攻击的个人崔莫,被告是海内着名的域名注册及生意业务服务商爱名网。凭据此前媒体报道以及一审讯决书披露,80后大学生骆某结业后选择创业,靠为他人做flash动画、构架局域网、维护网站等营业维持生计。由于嫌手艺活太累,挣不了大钱,骆某费经心思寻找捞大钱的捷径。一次无意时机,骆某从偕行口中得知一个“快速来钱”的渠道——专门开设网站,揭晓虚伪不实的帖子,以此找到被曝光的单元,要求其“付费删帖”消除影响。2010年7月,骆某针对崔某编造题为“某供电公司选拔干部藏猫腻,闲散混混下注250万坐上局长椅”的帖子,公布到人民网、天涯论坛等网站中。后经纪检部门、公安部门划分观察,确定帖子内容为虚构。2011年3月,崔某以信用侵权为由,将骆某告上法庭。(点击检察骆某事务及效果)不外骆某所虚构的离间帖子已经流传出去。2011年冬,崔某发现东京信息网、中国读者网、西安论坛等7家网站仍在刊登侵权帖子的题目,且拒绝删帖。而为这七家网站提供域名注册服务的,是杭州爱名网络有限公司(爱名网)。崔某向爱名网邮寄了删帖的要求,但爱名网因并没有提供内容相关的网站接入服务,手艺也无法干预干与网站内容,而未对此予以剖析。崔某以为,“只要网络服务提供者断除链接,这7家网站的帖子题目便会被屏障。”而爱名网则坚持,删除帖子应当由网站(ICP)或接入商(ISP)卖力,作为域名注册商,他们需要掩护用户的权益,况且若是hold域名,会使整个网站都瘫痪。爱名网卖力人贺开国也表现,域名是一个网站的生命,没有司法机关的要求,注册商包罗爱名无权也更不会限制域名的权益和正常使用。爱名网因拒绝Hold域名而被诉崔某随后将爱名网以网络服务商的身份告上法庭。2012年9月,在爱名网缺席的情形下,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在克日做出一审讯决:被告爱名网支付原告5000元的精神赔偿费。换句话说,一审讯决以为,爱名网作为域名注册商,应负担网站内容侵权责任。收到一审讯决书后,爱名网立刻提起上诉,并在微博上发出疑问,1.注册商是否有权处置(Hold、Del等)域名,2.域名注册商是否应负担网站内容责任。在向阅读网记者诠释上诉缘故原由时,贺开国说,(一审)判我们赔偿5000元,但上诉状师费、车马费都不止这些,现在我们是要说个理,若是这个讼事认输,会危害注册商群体的利益,越发会让域名持有人利益无法保证。贺开国还向记者举例,“好比说,我说你站上谁人内容损害我权益了,就找注册商要求hold域名,注册商不hold就告他。这样站长以后还能做站?”他不停强调称,此例一开,注册商、域名持有人、站长权益都是会受损害。针对这一典型案例,资深IT执法专家庄毅雄状师以为,“域名注册商,仅仅提供一个互联网寻址服务,更偏向于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商,对用户内容没有一个审查的责任。例如,一样平常生涯中,电信公司提供电话手机等服务,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号码。我们平时经常会遇到电信诈骗,照这个案件来看,是不是电信公司也会由于为诈骗分子提供电话号码而负担侵权责任呢?显然,这是不合理的。”海内域名行业的从业者也对爱名网的败诉“深深不明白”。不少业内人士表现,若是(案件二审)败诉,那所有海内注册商都市面临同样风险。有从业者戏言,这个案件就似乎是“歹徒超市买把菜刀伤了人,超市被告上法庭”,“砖厂卖了块砖,买家拿去打人了,受伤者起诉砖厂”……从受害者崔某的角度出发,他自己在网络上被无故离间,事情生涯受到了影响,那么在他维护自己权益的历程中,是否可以将包罗域名注册商、网站接入商、网站平台及内容编造者等在内的关联方,一起诉上法庭呢?庄毅雄告诉记者,《侵权责任法》划定了网络服务商的间接侵权责任。该法条并明确划定了网络服务商的规模。但众所周知,广义上,网络服务商包罗互联网接入服务商、网络内容提供商与网络平台提供商;而狭义上,网络服务商仅仅为网络平台提供商,例如博客、微博等服务提供商。这使得在司法界存在争议。庄毅雄表现,侵权责任法没有明确网络服务商的规模,这使得法院有了同案差别判的空间。他以为,“这类案件,对于域名注册商攻击挺大的。域名注册商在域名注册方面利润确实不高。若是此类案件频出的话,那真的是,赚着卖白菜的钱,冒着卖白粉的心了。”你以为本案例中,爱名网作为域名注册商需负担责任吗?注册商也算是网络服务商,应负担侵权事务与爱名网无关,不应负担检察效果

本文出自快速备案,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175ku.com/5801.html